31、第 31 章

小说:[综神话+红楼]我在西游养妹妹 作者:玄月扶摇
    再说慕九思带着绛珠匆忙赶回北极天柜,结界触动的那一瞬间,另一个主人陆离立刻便心生感应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紧,豁然起身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风褧衣连忙拉住他,“诶,阿离,你干嘛呢?”并用眼神示意他还有客人在呢。

    陆离深吸了一口气,压住心头的担忧和焦灼,向主位上的两个中年男子拜道:“两位,九哥那边出了些状况,小弟要失陪了。等确认九哥平安之后,我们兄弟再一同登门赔礼。”

    座上两人对视了一眼,同时起身道:“星君有难,我等岂能袖手旁观?”

    稍显文雅的那个不等陆离开口,便催促道:“莫要再耽误了,还请陆道友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满脸络腮胡的那个摩挲着一枚玉圭,也道:“反正都是要见的,在哪里见不一样?”

    陆离心中的担忧时刻占据上风,得了这句话便再也顾不得客气,道了声“得罪”,便施法将风褧衣在内的三人都圈住,瞬间就到了一片冰天雪地里。

    ——这三人的修为都在他之上,一起带过去,若是九哥真遇到危险,也更好应对。

    不等几人站稳,便见空中劫云汇聚,紫色的云层翻滚间,偶有灵蛇一般的闪电飞速流窜。电光将浓云割裂开来,云层却又在它逝去的瞬间合拢。

    两者反复,纠结不休,仿若鸣金擂鼓,催城欲覆。

    络腮胡那个猛然捏紧了手中玉圭,惊道:“这是……化形劫。天府星君不是人族出身吗?”

    陆离看见劫雷就松了口气,解释道:“应当是家中小妹要化形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心里也犯嘀咕:按理说,绛珠妹妹的化形劫不该这么快呀。我与九哥都暗自推算过,至少还得两年多呢。难不成,是出了什么变故?

    至于得了机缘的可能,陆离压根没往上算。

    只因这许多年来,对于绛珠外来灵气的摄入,慕九思一向有着严格规划,从来不敢乱来。便是慕九思下凡历劫的时候,陆离也时常往返凡间与北极天柜,生怕外物影响了绛珠的修行节奏。

    想到绛珠那里可能出了变故,陆离心头又焦躁起来,伸着脖子紧紧盯着天上的劫雷,目光一瞬也不瞬。

    随着劫云越聚越多,几人也都不再开口,都抬头去观测。

    陆离忽然道:“九哥呢?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呢。”慕九思应声从劫云下方飞了出来,足下腾着白云徐徐而落,一眼便看见那稍显文雅的道人,指着他笑道,“我道是谁呢,还共事多年的同僚。你我在分别左右为相多年,我却不知你何时爱上打哑谜了。”

    却原来,这位不是别人,正是慕九思投胎为仲虺时,商王的另一位左膀右臂——伊尹。

    那人哈哈笑道:“多年不见,开个玩笑嘛。听说你如今可是高升了呀,莫不是一朝登临高位,便不认旧人了?”

    慕九思心知此人是个隐形傲娇,喜欢在口头上占些便宜,自然不会计较,只是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那人真就是随口之言,说完又自我介绍道:“对了,伊尹是我历劫时的身份,如今劫满归来,自然还是截教外门大弟子赵朗公明。”

    赵朗,字公明,本是女娲所造第一代人族,后与三位义妹一同拜入通天教主门下,皆颇得教主宠爱,各有法宝赐下。

    这赵公明手中,便有三十六颗定海珠,炼化到极致可演化诸天。便是日常与人斗法时,也可以此布阵,三十六颗珠子却有三百六十种变化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赵公明又指着络腮胡子那个说:“这位想必你还记得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记得。”慕九思看了一眼对方手中的玉圭,上前行了大礼,“沂源将军之大义,小仙感佩至今。”

    那人急忙还礼,“星君谬赞了,星君品性之高洁,才是真正流芳千古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笑道:“好了,好了,你们两个都别相互恭维了。天府君,这位也是我截教弟子,姓秦名完,乃是我大师姐金灵圣母的弟子,与另外九位师侄合称‘十大天君’。他们十个,对阵法一道尤为精通。”

    慕九思面露讶色,“原来是金灵圣母的高足。”

    见他神色有异,秦完问道:“星君与家师相识?”

    慕九思也没隐瞒,直言道:“下凡历劫之前,小仙曾有幸到金鳌岛做客,离去之时与金灵圣母有过一面之缘。圣母性情宽厚,颇有长者之风,小仙仰慕至今。”

    秦完听了这话,脸上神色有一瞬间的古怪。

    ——他师傅金灵圣母,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,哪里又有什么宽厚之德了?

    不过,看慕九思神色也不似客套恭维之言,秦完不由看向风褧衣。见风褧衣微微点头,他心中暗暗称奇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这位天府星君究竟是哪一点入了自家师傅的眼,但既然是师傅看重的人,又是自己心中钦佩的人,自然是要好生亲近的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笑道:“看来,师傅很欣赏星君呀。”

    慕九思摇头笑道:“不过是圣母德馨,不弃我后学末进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转而又道:“既然是旧相识,两位也莫要喊什么星君了。小仙姓慕,草字九思,两位道友若是不弃,喊我一声九思即可。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便听得“轰隆——”一声巨响,却是头一道天雷已经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陆离紧张道:“九哥,天劫来了!”

    第二道已在酝酿之中。

    慕九思也很紧张,紧张到以顾不得听赵公明和秦完说话了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眼,秦完笑着摇了摇头,“赵师叔,看来今日,九思是无瑕与你我叙旧了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捋着颌下短髯,遥望着对面岛屿上受劫的仙草,轻笑道:“你死的早不知道,他在凡间做宰相、做国君时,无论遭遇何种危机,皆是一副胸有成竹之态。如今日这般失态的时候,我也是第一次见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?师叔与他共事多年,竟是一次也没见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虽然伊尹之才并不输于仲虺,某些方面还犹有胜之。但若论沉稳镇定,却是仲虺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两人都受重用,商君遇到迟疑难绝之事,最先想到的永远是仲虺了。

    “那他对这个妹妹,还真是关怀备至。”秦完的目光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因为某些历史遗留原因,人族与妖族的关系已经不是“不好”两个字能够概括的了。

    当年妖族为铸“屠巫剑”,诛杀无数人族收集魂魄入剑。

    这等血海深仇,早已刻在了人族的血脉之中。乃至于人族修士稍有修为的,都喜欢捉拿妖族,取妖丹修行。

    虽然此祸乃是妖族自招,但生存是所有族群的本能。

    人族猎杀妖族,妖族又怎么可能不反抗?

    因此,又有许多妖族天庭遗留下来的大妖,在人间到处兴风作浪,不知害死了多少凡人。

    年复一年,两族仇恨越积越深,已经很难和睦相处了。

    绛珠虽是仙草,可按照当年妖帝所言,凡妖兽草木化形者皆为妖族。

    慕九思这个人族竟然对一个妖族如此关怀备至,未成道时被人族修士追得到处躲藏的秦完,如何能不感慨?

    ——似九思这般的人物,若能与他早早相识,怕是早已结为挚友了。

    三道劫雷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待劫云散去,绛珠草早已不见了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位望之十四五岁,鲜艳明媚,眉目含情的绝代佳人。

    只见佳人乘风而来,在众人面请盈盈下拜,“小仙绛珠,见过诸位道友。”

    而后,又单独对着风褧衣喊了一声“嫂子”,直把这位性情爽直的女仙闹了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陆离咬牙去拧她的嘴,“你这个促狭鬼,报复我呢?”

    “哼!”绛珠对他做了个鬼脸,拉着慕九思的衣袖就躲到了他身侧,“叫你往日里总欺负我。如今我也化形了,你就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慕九思身形高大,偏绛珠又生得十分纤巧袅娜,往他身侧一藏,整个人都被遮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陆离待要绕过去捉她,她却拉着慕九思转圈。慕九思笑呵呵地看他们闹,行动上非常配合地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“你有本事站住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。你有本事追过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站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追过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陆离也不是真的要抓她,绛珠也不是真的要躲他。两人就宛如稚龄孩童一般玩闹,赵公明和秦完看得莞尔,风褧衣的神色却有些古怪,低着头没说话。

    好半天,慕九思才出言制止了二人,往陆离嘴里塞了一颗糖,又从袖中取出一支华光璀璨的七宝琉璃簪插在绛珠发间,各打五十大板,令二人重归于好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他做起来格外熟练,仿佛已经做过千百次了。

    绛珠扶了扶发间的簪子,欢喜道:“多谢九哥。”

    慕九思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门,柔声道:“这些年我和阿离给你准备了许多簪环衣饰,大部分都在星宫里放着呢。等回去之后,你可以换着穿戴。”

    绛珠便笑着走到陆离身前,拱手致谢,“多谢阿离哥。”

    ”别这会儿谢我,转过头又要收拾我呢。”陆离抬着下巴“哼”了一声,自己却先憋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兄妹二人笑做一团,全然没有半点隔阂。

    秦完看得惊奇,赵公明对笑道:“你是没见过,九思可是最会教养儿女的。”

    时人教子皆以严厉为主,便是商君教导太子和诸位王子,也多是疾言厉色,并再三叮嘱老师们要严厉。

    其余人包括伊尹在内,都谨遵王命。

    唯有仲虺这个太子太傅,非但自己教太子时春风化雨,还一直劝谏商汤要宽严相济,不可一谓苛责。

    偏偏经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轩然书屋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xuanran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