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、第 29 章

小说:[综神话+红楼]我在西游养妹妹 作者:玄月扶摇
    线索再次断裂,天师府设立之后,头一次独立执行玉帝任务的萨天师不由心头焦灼。

    他虽曾拜入截教门下,却只是个外门弟子的外门弟子,修的乃是功德之道,自身法力和战力高低,都和积累的功德多少挂钩。

    可想要快速积累功德,只靠单打独斗是极其缓慢的。萨天师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投靠天庭,借助气运。

    恰好此时天庭百废待兴,正是求贤若渴的时候。他的修为在同门之中虽然不高,放到如今的天庭,却也不低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还有一样本领,就是善于处理政务。

    当时玉帝手下的文臣中,才能最突出的唯有善做说客的太白金星,恰好就缺一个有高超内政之才的辅佐。

    萨天师来得正巧,玉帝便设立了天师府,暂且由他揽总。

    可目前的天师府,也并无什么特定的职能。萨天师的日常便是等候在玉帝理政的偏殿,以便大天尊随侍垂询。

    原本这也还好,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除太白金星之外的御前第二人。

    可是,慕九思横空出世,一上位便占据了天府星君这样的正神之位,还有制定天条与天界礼仪这样的重任可以担当。

    原本就不突出的萨天师,就更加显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索性他早就被那些各种天才的同门们打击习惯了,厚积薄发的慕九思出头,也不至于让他心生妒忌。

    痛定思痛之后,他决定另辟蹊径,弯道超车。

    既然修为一时半会儿提不上去,那就从别处着手,先出头再说。

    比如恪尽职守,在玉帝面前表现得更加积极活跃。

    他的行为随着心态发生变化之后,玉帝对他的态度也随之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若说从前玉帝只把他当个可有可无的摆件,随意放在显眼的地方,就为给三教弟子做榜样的话,如今倒是真的开始给他分派实差,流露出培养他做心腹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调查沉渊将军遇害一案,就是玉帝分派给他的第一件实差,对他日后的前途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日后不被持续边沿化,萨天师厚着脸皮对慕九思行了大礼,“星君,小仙有一不情之请,还望星君成全。”

    慕九思看了一眼被他紧紧握在手中的照世镜,心头已是了然,“天师是想借照世镜一用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萨天师道,“星君放心,小仙不会白借。我这里有一个身外化身的法门,颇有几分意趣,便转赠星君了。”

    慕九思笑道:“天师不必如此。沉渊兄与我共事多年,小仙也想尽快为他昭雪。照世镜天师尽管拿去用,不必有所顾忌。”

    “星君大义,小仙感佩。”萨天师再次对他行了大礼,却是满脸正色道,“但谢礼还是要给的。不然日后再有人来借,星君又当如何呢?”

    这一次,慕九思看他的眼神终于有了明显的变化,多了几分从前没有的敬重。

    此时孔夫子还没影呢,萨天师的一番话,却与其表彰“子路受牛”又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小仙便却之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以神通换得了照世镜的使用权之后,萨天师半点都不耽搁,立刻便带着一群天兵告辞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等人走了之后,陆离才表露出了不忿之意。

    任谁莫名其妙被人怀疑,心里也要不高兴。

    慕九思只好先安抚弟弟,“好了阿离,就当是为了沉渊兄。”

    陆离冷笑道:“如果不是为了替沉渊兄报仇……哼!”

    慕九思被他逗得一笑,换来弟弟委屈的控诉,“九哥,我刚被人冤枉了一通,你还笑我。”

    ——你还是不是我最爱的九哥了?

    “咳!”慕九思拼命忍住,正色道,“我知道阿离是个心胸宽广的人,不会因一点误会耽误正事,所以才肯将照世镜借与萨天师的。”

    “少给我扣高帽子,我又没拦着你。”

    嘴里这样嘟囔着,脸上却已露出了笑意,胸膛更是挺得高高的,尽显骄傲之色。

    ——没错,我就是这么大度的人。

    忽然,他想起一件正事,“对了九哥,截教有一个人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慕九思先是一怔,继而便意识到了什么,脸上露出些揶揄之色来,“截教的人找我,怎么先找到你这里来了?说吧,替人家传话的又是哪个?”

    “就是风褧衣呀,还能是谁?”陆离端着一张云淡风轻的脸,耳根子却红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风仙姑呀。”慕九思一脸了然,什么都没说,却又仿佛把什么都说尽了。

    陆离若无其事般转移话题,“九哥就不想知道,是谁要找你吗?”

    生怕慕九思对人不感兴趣,还要抓着他打趣,陆离又提醒道:“是你的两个旧相识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?还旧相识?”

    听陆离的声口,说的明显不是上次去金鳌岛拜访时认识的灵吼仙等人。

    可除了那几个之外,他还认识截教的其余仙人吗?

    哦,对了,好像萨天师也是截教出身。只不过截教号称万仙来朝,弟子实在太多,似萨天师这种外门弟子的弟子,自然排不上号。

    若他自己不说,等闲也没人知晓他是三教弟子。

    就连慕九思,也是从兜率宫的童子那里得来的小道消息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些年来他下界除妖时遇见的练气士里,还有出身截教却没有说明的?

    见他胡思乱想起来,陆离忙道:“那两位是九哥转世历劫时认识的,其中一个还与你共事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共事多年?”慕九思笑道,“你这提示等同没有。辅佐商王时,我的同僚可太多了。还是先说另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陆离道:“另一个曾与你沙场对决,为九哥正言所感,当场自裁以成忠义了。”

    慕九思一怔,脱口而出,“是沂源?”

    这一位他当真是印象深刻,哪怕凡间七十载,返回天庭又许多天,被陆离稍一提醒,也能立刻回想起来。

    旁人或许不清楚,只将他与沂源之间的种种当做千古佳话。

    可慕九思自己心里却明白,沂源是被他用“忠”“义”二字逼迫致死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本意只是想打击敌方士气,但沂源死后,他的愧疚存在了不到三秒,就立刻调整了策略,将薛国的利益最大化了。

    虽说当时各为其主,但沂源因忠义不能两全而自裁,慕九思又岂能不敬佩?

    “既然是沂源将军要见我,那我自然是要前去相见的。不知他与我约在了何处?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看重沂源,陆离心里有些发酸。可想到会见的地点,他心头又生出另一种欢快的迫切来。

    陆离道:“他们既然请了衣衣做中间人,地点自然也是约在了衣衣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~衣衣那里呀。”慕九思意味深长地点着头,分明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陆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嘴,急忙掩口,却哪里还来得及?

    他慌慌张张地再次转移话题,“只看九哥何时有空,直接前去相见便是。”

    眼见他已经到了炸毛的边沿,慕九思见好就收,淡淡点头道:“正好今日无事,咱们兄妹三人便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将绛珠草抱进怀里,好似随口吩咐陆离,“虽说对方已言明随时可见,但我却也不可失了礼数。阿离,就劳你先跑一趟,替我递一张拜贴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从袖中抽出一张现成的拜贴,递到了陆离面前。

    这拜贴是慕九思掌管天府星宫之后特意设计的,南斗六星皆在其上,只诸星黯淡,唯独天府明亮异常。

    此拜贴算是天府星君的制式拜贴,日后也将成为天府星宫的符号之一。

    “九哥放心,小弟一定将拜贴送到,也将那二位请到。”

    言讫,便拿了拜贴,欢欢喜喜飞走了。

    绛珠愣了半晌,在慕九思的轻笑中回过神来,疑惑道:“九哥,我怎么觉得,阿离哥走得十分迫不及待呢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感觉是正确的,可不就是迫不及待吗?”慕九思喊来两个童子,命他们看守门户,才慢条斯理地抱着绛珠草出门。

    得了他的肯定答复,绛珠却仍旧觉得不可思议:恨不得把自己变成绶带或者玉佩,干脆挂在九哥身上的陆离,有朝一日从九哥身边离去时,竟也会迫不及待?

    慕九思道:“乖,你还小,这些不是你该懂的。”

    ——情窦初开的少年男女,总是觉得时光易逝,便是整日里腻在一起,也是不嫌烦的。

    绛珠是真单纯,也没什么好奇心,既然九哥说了不是她该懂的,她也就“哦”里一声,转而问起了别的事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觉得那个和你共事多年的同僚,会是谁呀?”

    慕九思心里还真有几分猜测,唇角含笑道:“反正就快见到了,到时候就知道了,何必猜来猜去的自寻烦恼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绛珠深以为然,又问道,“九哥历劫时,有很多同僚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我虽是薛国国君,却常年在商邑辅政,我的同僚大部分都是某国的国君。”

    商汤乃是开国之君,心腹重臣都在定鼎天下之后得到了封赏。

    这年头的封赏是很实在的,哪怕面积不大,多少也会有一个封国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仲虺共事的同僚,可不就是遍地皆国君了?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轩然书屋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xuanran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