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、第 30 章

小说:[综神话+红楼]我在西游养妹妹 作者:玄月扶摇
    慕九思腾云携着绛珠,兄妹二人不紧不慢地往金鳌岛飘去。

    此时天高云淡,从天庭和从洞天福地中逸散出来的灵气虽不比当年,却也仍旧十分浓郁。便是不修行的寻常人,呼吸一口都有延年益寿之效,慕九思自然更觉舒畅。

    前世他读上古史时,上古君王个个长寿,尧舜禹汤皆是古稀过后才想着寻找继承人。

    虽然在非神话世界里,那些上古君王的事迹,很可能是一个部落里的几代君主大融合,才让执掌史笔的人误认为他们长寿。

    可在这个以神话为蓝本的世界里,天地之间如此充裕的灵气,寿过百载岂非寻常?

    他正一边驾云,一边指点着下界河山给绛珠讲解,忽而一道炽热的火系灵气从身侧呼啸而过。他急忙侧身避让,却还是让一缕灵火灼到了衣袖。

    是三昧真火。

    陆离所修便是三昧真火,慕九思常年与陆离相处,对这火的一切特性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如此菁纯的三昧真火,怕是和陆离一般,天生自带灵火种子,从胎里就开始修行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怎么样了?”绛珠担忧地问。

    方才那道火系灵气飞过时,慕九思下意识先把她护在了怀里,这才没能完全躲避开去。

    慕九思笑得轻松,安抚道:“没事,被燎了下衣袖而已。这火比起阿离的,还差了些气候。”

    忽有一人问道:“阿离是谁?他也修三昧真火?”

    那声音清脆透亮,一股少年的朝气蓬勃而出,让人闻之便生欣喜。

    慕九思循声转过头来,便看见一红衣少年负手立在不远处,身上缠绕着一条比衣衫更红的长绫,足下踏着一对烈火熊熊的轮子,眉间一点朱砂,给略显凌厉的眉眼平添三分艳色。

    只看这身行头,慕九思便对其身份有了几分猜测,当下便温和地答道:“阿离是我弟弟,他的确也修三昧真火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忽而歪着头看了他片刻,好奇地问:“我烧了你的衣裳,你不生气吗?”

    慕九思摇了摇头,“一件衣裳而已,不是什么珍贵之物,不值得在意。再者说,你肯主动出现在我面前,承认是自己烧了,必然不是有心为之。”

    少年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,“你心性这般豁达,我很喜欢你,想和你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慕九思也笑了,“我也十分喜爱你的少年英姿,正有意结交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先行拱手道:“小仙慕九思,不知仙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那少年道:“我叫灵珠子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他忽然反应了过来,“你说你叫慕九思?新任的天府星君?天庭如今推行的礼仪,就是你弄出来的?”

    慕九思点了点头,“不错,天庭礼仪,的确是我所作。”

    灵珠子的脸色一瞬间变换了数次,先是气愤,接着是迟疑,忽而又眼睛一亮,纵身上前,亲亲热热地来抓慕九思的手,却碰到了质地温润的花盆。

    “昂?这是什么?绛珠草?”

    他盯着白玉花盆里种植的仙草看了片刻,才确定了是药效并不突出的绛珠草。

    “原来星君喜欢养仙草。我师父那里有一株九叶灵芝,我摘来送给你好了,绛珠草也太普通了。”

    绛珠怒了,“你才普通,你全家都普通!”

    “哟呵,居然成精了?”灵珠子吃了一惊,继而便满脸佩服地看向慕九思,“能把绛珠草养出灵智,星君定然费了不少功夫。”

    这可比养那些天生便品质高的仙草炫酷多了。

    慕九思安抚地摸了摸绛珠的珠冠,郑重地对灵珠子介绍道:“这是我妹妹,就叫绛珠。”

    “啊,原来是星君的妹妹呀。”灵珠子尴尬了一瞬。

    但他的尴尬也只存在了一瞬,下一瞬便大手一挥,“星君是我的朋友,你妹妹就是我妹妹。我这里有点好东西,就当是送给妹妹的见面礼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根本不等慕九思反应过来,便大手一挥,将一样东西丢进了白玉花盆里。

    “诶,灵珠子?”慕九思阻拦不及,不由大惊失色,急忙问道,“你放了什么?”

    灵珠子笑道:“放心,是灵芝甘露,好东西呢。最适合草木之灵吸收炼化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便见天空劫云汇聚,凌冽的罡风如刀子般割了过来,慕九思下意识抬手挡住了脸。

    灵珠子脸上的笑容一僵,意识到自己闯了祸,“她……她就要化形了?”

    这时慕九思已经顾不得搭理他了,急忙询问绛珠,“妹妹,你觉得如何?能感应到雷劫的强度吗?”

    反倒是多年沉心打磨资质的绛珠十分镇定,信心满满地说:“九哥,你找个空旷的地方把我放下吧,我觉得我可以抗过去。”

    她本草木之质,生出灵智之后便一直跟在慕九思身边修行,根本无瑕作恶。

    这雷劫于她而言,不过是天道补全之后的化形程序罢了,根本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但若是有人自以为是,要帮她抵挡,那便是天道不可欺,威力翻倍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慕九思应了一声,也不敢耽搁,只给灵珠子留下一句“失陪”,便调转云头,往北极天柜飞去。

    北极天柜如今是他的道场,两者之间自有气机相连,他无论从洪荒何处去往北极天柜,心念一动间,便会瞬息而至。

    因此自然而然的,灵珠子踩着引以为傲的风火轮,也依旧把人给跟丢了。

    他不明所以,只愣愣地站在云头,好半晌才赞了一声:“好快的遁术!”

    本来还想请他到乾元山做客,顺便请他给师傅演示一遍天庭那套礼仪的。

    他们阐教的教主浮黎元始天尊,收徒最重跟脚,日常最重礼节。

    原本这位圣人对道祖身边两个童子统治的天庭百般看不上眼,可自从这位天府星君归位,为天庭制定了一套完备的礼仪之后,阐教圣人的口风就开始变了。

    从前这位根本不拿正眼看玉帝王母,如今却偶尔会赞一句:“不愧是随道祖修行多年的记名弟子,纵然修为不济,到底比那等湿生卵化,披毛戴角之徒强上一筹。”

    练气士身边的童子不算正式弟子,却也随之修行。因日常贴身伺候,得到的指点并不比亲传弟子少,因而又叫做“记名弟子”。

    若亲传弟子和善的,日常见了这些童子会喊一声“师弟、师妹”,似元始天尊般高傲的,能拿正眼看一下,那都是心情大好了。

    如今他竟亲口承认玉帝王母是道祖的记名弟子,也就约等于承认了是他的同门,怎能不让人诧异?

    太乙真人听过一次之后便记在了心里,回到乾元山,在自家弟子面前,不免说嘴,又被灵珠子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他本是女娃冠上的一颗明珠,因日夜随娲皇参道得了灵性,渐渐生出灵智来。

    娲皇参悟造化之道成圣,心性最是慈悲,便时指点他修行,令他短短千年便得了道体。

    原本就这样,在娲皇座前修行也很好,他是无忧无虑,自由自在的灵珠子。

    只可惜,娲皇所修之道与他不合,灵珠子乃是天生的杀伐之相,日后注定要血染疆场。

    一番推算之后,女娲娘娘便将他托付给了乾元山金光洞练气士——太乙真人。太乙真人喜爱他资质灵巧,遂收为亲传弟子,多年来一直悉心教导,百般疼爱。

    灵珠子虽性子跳脱调皮,却非是无心无情之辈,自然感念师傅的一片真心。

    因而,听了太乙真人转述元始天尊的话,又听见自家师傅将那天府星君好一番夸赞之后,灵珠子便有几分不服气,想着若有机会,定要逮着对方切磋一番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慕九思的衣袖遭殃,的确是意外。

    原本灵珠子正在追逐一头妖兽,想要取了那妖兽骨入药,配合特殊功法打熬筋骨。

    谁知那妖兽狡猾,还自带混淆气息的天赋神通。灵珠子的三昧真火受那神通所惑,追到半路将慕九思误认了,才有了先前那一番相识。

    原本灵珠子以为,能作出整套礼仪的,定然是个鹤发童颜,严肃正经的老神仙。

    哪曾想,这位天府星君不但出乎意料的年轻俊美,行事更是进退有度,温和大方,让人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那一刻,灵珠子似乎明白了,为何他们教主和他的师父,都对天府星君赞不绝口了。

    找茬切磋的心思瞬间淡了,他却又灵机一动,想着不如把这位星君请回乾元山去,把那套礼仪也教教他师父,好让师父下次再去昆仑山听道时,在教主面前长长脸。

    哪曾想,一时好心,给了那绛珠草几滴灵芝甘露,就把人给跟丢了。

    如今可好了,凶兽跑了,天府星君也没了。

    灵珠子郁闷至极踩着风火轮一个旋身,就往乾元山飞去。

    他得找师父控诉一番:您的风火轮不行,连一介太乙玄仙的云都追不上,往后可别再到处炫耀了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轩然书屋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xuanran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