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、第 27 章

小说:[综神话+红楼]我在西游养妹妹 作者:玄月扶摇
    不等礼仪完善,陆离就先把绛珠接了回来,同行的还有两个化形都未完全的小童子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这两个都是北极天柜天生天养的灵物,一个本体是白虎,一个本体是狡。我见他们性情还算温顺,便把他们带上来了。这偌大的星宫,总不能连个端茶倒水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慕九思一拍额头,笑叹道:“哎哟,真是忙糊涂了,还是阿离想得周全。”

    他把绛珠草接了过来,一边轻轻抚摸枝叶,一边道:“娘娘已然下了明旨,一个月之后,天庭众仙便要来天府星宫演礼。

    日常咱们自己将就也就罢了,到那时候整日都有客人来往,总不能让他们也跟着将就。”

    白虎与狡都属于瑞兽,由他们端茶倒水、辅助礼仪教导,不管是哪族出身的仙人,都不会觉得自己被冒犯或怠慢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名字吗?”

    两个童子明显是被陆离提前嘱咐过的,慕九思一问,二人便齐声道:“请老爷赐名。”

    慕九思思索了片刻,指着那白虎童子道:“云从龙,风从虎。如虎添翼,所向披靡,你便唤做‘风翼’,可还喜欢?”

    白虎童子满心欢喜,连连点头,“喜欢,喜欢,多谢老爷赐名。”

    见风翼得了个好名字,狡童子有些眼热,巴巴看着慕九思,希望他能稳定发挥。

    慕九思道:“狡乃瑞兽,凡人见之,国内大熟。民以食为天,以九穗嘉禾为瑞,我为你取字‘嘉禾’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嘉禾多谢老爷赐名。”

    见两人都没有意见,慕九思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其实并不善取名,若不然绛珠也不会到现在都还以本体为名。

    但这两个童子一个月之后,可是要给他做助教的,总不能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,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取了。

    好在他历劫时读书多,总算没有露怯。

    “从今日开始,你二人便和阿离一起,随我学习礼仪。一个月之后,众仙来此演礼,你们二人便辅助我教导众仙礼仪。”

    一上天便得如此重任,实在出乎意料,两个童子都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风翼道:“老爷,我二人出身山野,身上这点礼仪还是跟着二老爷现学的,哪里能担此重任?”

    “是呀老爷。”嘉禾也道,“若是出了岔子,我二人受罚是小,丢了老爷的脸面是大。”

    慕九思笑了,“能说出这番话来,就说明你二人非池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惊,都白了脸,一个字也不敢多说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并无他意,你二人也不必紧张。”慕九思淡淡道,“我不问你们的过去,只管你们的未来。若是你们做不好未来,自然知晓我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他虽神色淡淡,却自有一股威严。两个童子却并不惧怕,反而松了口气,老实交代了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们本是九凤身边的捣药童子和卷帘童子,九凤死后便隐于山中不敢出头。

    后来神山诞生了新主,二人商议许久,决定前去投靠。

    只可惜,慕九思和陆离走得太急,等他们下定决心之事,便只有绛珠一人在山上了。

    而绛珠周围又有慕九思借助神山气脉设下的结界,根本不是他们能靠近的,只好守在附近苦等。

    总算是苍天不负苦心人,等了七十年,总算是被他们等到了陆离。

    “九凤?那你们……”慕九思想问他们可知杀死九凤的是谁。可转念又想,九凤自己都是在瞬息之间被人杀死的,这两个童子连化形都未完全,如何能察觉呢?

    可嘉禾却猜出了他要问什么,直言道:“九凤老爷陨落的那一日,北极天柜的天突然就黑了,我和风翼什么都看不见。等黑雾退去,天色幽而复明,我二人到九凤老爷闭关之所请安时,就发现他变成了一具白骨。”

    “黑雾?”陆离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若是按照这个特点去寻找凶手,那范围可太广了。

    洪荒虽有道祖,也有被镇压在紫霄宫深处的魔祖,其实在修行之上,尚且没有所谓仙魔的分野。

    大道三千,条条皆可证道。

    如今魔祖不得出,魔道若想独立成行,需得有一人再以魔证道,魔界才会现世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不说世人皆知,也是大半洪荒生灵生而知之的。

    可知道归知道,证道之路在何方,却需大智慧、大毅力者自行摸索。

    因而当今洪荒练气士中,有不少功法邪门的。

    比如喊人名字就能震荡对方神魂,让人从坐骑上跌落下来的;又比如扎草人做法,每七日咒走一魂魄,七七四十九日就能把人咒死的;再比如阵法杀气腾腾,一旦不能破阵就会化为齑粉的……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凡是功法有些邪门的,冒点黑气不要太正常。

    谁又能保证,那些早已不再现世的大佬里,没有哪个功法邪门的?

    慕九思干脆也不为难两个童子,让他们下去修整了。

    “明日卯时,来院中学礼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爷。”两人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慕九思这才捧起绛珠,笑道:“多年不见,妹妹修为见长呀。”

    绛珠颇为骄傲地抖了抖枝叶,顶端的朱果更显娇艳,“九哥替小妹寻了绝佳的修行之所,小妹自然一日不敢懈怠,只盼能早日化形,为九哥分忧。”

    陆离道:“分忧就不必了,九哥这里有我呢,妹妹还是多交好些女仙,学些女仙都爱的东西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女仙都爱的?”自有意识起就跟着慕九思的绛珠茫然,“爱好还分男女吗?”

    慕九思轻飘飘地瞪了陆离一眼,对绛珠道:“别听阿离胡说,爱好只分人,哪里分什么性别?等你化形之后,爱做什么就做什么,不必在意旁人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绛珠重重点了点珠冠。

    陆离讪讪地摸了摸鼻子,讨好地冲慕九思直笑,“九哥,你新制定的礼仪,先教教我呗。不然明日真和两个小童一起学,岂不是让他们看轻了去?”

    慕九思道:“知之为之知,不知为不知。你坦坦荡荡,谁又会看轻你?”

    “九哥,好九哥,你就先教教我呗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别晃了,我教你救是了。再晃就散架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九哥。我就知道,九哥对我最好了。”陆离看向绛珠,满脸都是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原本绛珠看他撒娇还挺有意思,此时却忽觉心头火起,深恨自己尚未化形,不能对他抱以老拳。

    ——太可恶了!

    “幼稚!哼!”绛珠实名制表示了嫌弃之意。

    哪曾想陆离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竟然直接应承道:“妹妹说得对,我就是个需要九哥时时看顾的幼稚鬼,哪里比得上妹妹你稳重独立呢?”

    绛珠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他好像在夸我,却总觉得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慕九思伸出双手,在一人一草头上都扒拉了一下,“好了阿离,你不是要跟我演礼吗?”

    他抱着绛珠,领着陆离去了院子东南角,那处有个草亭子,还算开阔隐蔽,适合私下教学。

    “妹妹就在这里看着,也可以默默记在心里,等你日后化形这些礼仪也是要学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玉帝将制定礼仪的差事交付于他,就别怪他往里面加私货了。

    他不管别的世界如何,也不管凡间礼仪如何发展。只要天庭礼仪一日还归他所管,便是男女同礼。

    莫问,问就是洪荒实力为尊,不应该以性别为界。

    而且此时的凡间还处于上古时期,各部族之间的礼仪不但各不相通,还都不曾完备。

    若是哪个部族向曾经的薛国一样,有个国君制定一套完备的礼仪,就已经很了不得了,谁还有心思细分什么男女之别?

    慕九思这一套礼仪是汉唐礼仪为蓝本,删繁就简之后,动作开阔大气,自有一股舒朗的美感。若是一套礼仪连续做下来,说是编排好的舞蹈也半点不为过。

    上古民风淳朴,大家表达感情都很直接,高兴的时候载歌载舞也是常态。

    因而,不但是先学的陆离,就连一个月之后来此演礼的众仙,都对这套礼仪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玉帝王母听闻之后,干脆让披香殿的天女学完之后,当成舞蹈在宴会上排演。

    虽然如今的天庭还算是草台班子,但能被玉帝王母亲自宴请的,必然都是洪荒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之间,天庭礼乐雍容之名逐渐遍布洪荒。一众练气士虽然仍旧看不上天庭的实力,却也不再以草莽待之,往来之间都多了几分尊重。

    玉帝王母心头大悦,赏赐了不少好东西给慕九思。

    当然了,随着赏赐一起来的,还有对新天条的催促。

    可天条之事委实急不来,他总得考虑方方面面,中间必然是要有一些不得不做的妥协的。

    好在玉帝不愧是天生的帝星,对于权谋之术几乎无师自通。对于慕九思的顾虑,他非但不怪罪,还十分赞赏。

    “天庭注定是要做三界之尊的,制定天条自然不能只考虑某一个种族。你能有这番思虑,朕心甚慰。”

    有了他这句话,慕九思就明白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虽然妖族天庭的余孽在洪荒到处肆虐,处处于新天庭作对。但玉帝思虑长远且心胸宽广,早已做好了未来接收前朝势力的准备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轩然书屋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xuanran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